首页 > 新闻 > 行业经济 > 其他行业 > 水务公私合营样本:赚钱靠房地产配套副业

水务公私合营样本:赚钱靠房地产配套副业

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 我要评论

  近日,有消息称, 之前由发改委单独起草的PPP立法工作(即特许经营法),财政部也将参与。PPP立法六审稿出台在即。

  PPP(Public-Private-Partnership)即"公共私营合作制".官方及业界认为,相较于BOT(建设-经营-转让)模式,PPP模式将更强调由政府和社会资本分担,有利于降低前期风险。

  "在当前创新城镇化投融资体制、着力化解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风险、积极推动企业‘走出去’的背景下,推广使用PPP模式,不仅是一次微观层面的操作方式升级,更是一次宏观层面的体制机制变革。"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如此表述PPP模式对当前中国经济的意义。

  日前,在中国财政学会PPP专委会主办的"中国PPP沙龙"内部研讨会上,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表示,PPP在国内并不是新生事物,已经有近20年的发展历史,所有的经验、教训都可以从现有的8000多个案例中找寻。

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近日采访了苏州工业园区清源华衍水务有限公司,该公司是承担苏州工业园区行政区域内自来水、污水厂网建设和运行管理的一个合资公司,成立于2005年。

  当时,在原国有水务公司负债80%的情况之下,华衍水务(苏州)有限公司(下称"华衍水务")斥资近15亿元人民币,拿下这个公私合作的项目。

  和同期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企业一样,快速发展的中国、翻倍增长的用水量以及水价的上升空间,对华衍水务来说是最大的诱惑。

  之后十年,国内水务市场确实如预期般迅猛发展,港资加国资的股东背景、政府对水务行业的倾向,让项目公司在融资中一路绿灯;但水务行业成本和价格倒挂的难题,让企业仅靠主营业务难以为继。

  4亿买1个百分点

  合资公司的"公方"是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市政公用发展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"中新公用"),"私方"是华衍水务。

  前者是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下属的国有控股集团公司,后者是香港中华煤气(00003.HK,下称"中华煤气")的全资子公司。两者各掌握50%股权,华衍水务拥有特许经营年限20年。

  50%对50%的股权分配在国内的公私合作项目中并不多见。由于这类项目大多数属于公用事业,尤其是在大中型城市,多数情况下都是代表政府的一方控股。

  "谁控股对企业运作来讲没有实质性意义,但大家都想要51%."苏州工业园区清源华衍水务有限公司董事、总经理黄坚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最初清源华衍项目也是中兴公用51%股权、港方49%.为了争取这1个百分点,双方经过反复谈判,而中华煤气也付出了"昂贵的"代价,向前者额外支付4亿元。

  即便如此,中新公用投资部总经理顾叶栋告诉本报记者,协议里面有一些对企业的限制条件,比如说水务的发展必须要配合园区的发展。第二,水价调整还是政府管制的。第三,就是由一名政府人士担任特别董事,重大事务上他有一票否决权。

  融资不差钱

  清源华衍的注册资金21.97亿元,按照各自50%的出资比例,中新公用以实物资产投入,港方以现金资产投入,现金一次性到位。

  此后5年间,清源华衍进入集中建设期,先后共投资20多亿元,融资的渠道非常多元。

  大多数情况下是国内的工商银行、建设银行等信用贷款。

  此外,还有来自政府的各类补贴。2007年太湖水污染事件发生之后,国家加大对污水处理厂建设的支持力度,部分项目通过审查之后,能够获得核定投资10%的补贴。

  在融资方面一路绿灯,顾叶栋认为,这跟政府支持肯定有关系,跟行业特性也有关系。"公用事业是稳定的,银行考量股东背景,中华煤气是大的港企,我们是国资背景。"他说。

  收益不乐观

  但说到收益情况并不乐观。"到现在为止,水务这一块,每年还是亏损的,今年差不多要3000万。"黄坚告诉本报记者。

  他称,刚刚做过的一轮价格成本监审,该公司自来水的处理成本是1.64元/吨,而目前苏州市综合净水价格(包括民用、工业和商用、特殊行业三类用水)1.47元/吨;市政污水就更离谱了,全部成本(处理标准一级A)是2.4元/吨,但是现在污水处理费单价只有1.35元/吨。

  成本和水价倒挂的原因是高投入和低水价。黄坚告诉本报记者,目前该公司的一次投入是按照规划规模120万吨/天的处理能力来计算,而目前每日实际处理量只有30万吨。另外,在国内很多地区,管网建设归地方政府负责,而在苏州工业园区内清源华衍也承担了这项建设任务。"管网建设的成本占总投资的55%,而这项投入是完全没有回报的。"他说。

  与此同时,水量的增长也和这项目在建设之前"乐观"的预期相差太多。

  "2005年之前,苏州工业园区每年用水量20%~30%的增长,依照这个速度,三年用水量即可翻番。但实际情况,翻番用了十年。"黄坚坦言,这也和国家大的政策导向和产业方向有关。

  苏州工业园区目前的发展定位也在转型,一些高耗能的企业在减少和外迁,而且用水效率的提高,都使得水量的增速远远低于预期。

  与此同时,水价增长却非常缓慢。投资者们认为,中国水价有很大的上升空间。但实际情况却是,十年内水价仅增长一倍,但处理成本等却不知翻了几番。

  最近两年,上海、苏州等多个城市水价提价力度很大,黄坚认为,照目前的提价速度,至少还需再调两次,才可以覆盖成本。

  目前该公司水务收入不到50%,而非水收入高达55%,靠主营业务"回本",至少最近这些年根本不可能,黄坚告诉记者。

  房地产:变相的弥补

  清源华衍的绝大部分利润来自房地产工程,比如房地产配套的自来水、上水下水、小区管道等业务,看似是一种变相的弥补。

  "政府没有鼓励,也没有反对。"黄坚这样回应,只要我们和开发商达成一致意见就可以。他告诉记者,目前国内在电力、燃气和通讯领域,都有明文规定,配套的管网、线路等设施建设是谁运营谁建设,唯独水务行业还"羞羞答答".

  "本地政府支持力度是有,但是量不会太大。"顾叶栋表示,清源华衍在园区内,会有一定的优势,但园区内的管网配套交给谁来做,不是强制性的,政府会在国家政策允许之内,支持企业去做一些业务的,但是主体还是水务公司靠服务质量去争取。

  顾叶栋也告诉本报记者:"现在给我的分配也比较小,对我的投资来说,回报率是比较低的,也就百分之三四的回报率,银行利息都不够。"因此,他通过投资其他行业,并向工业园区外发展,来弥补水务项目的损失。

  但他表示,对于水务行业还是有一个长期的预期,目前还是水价比较低,未来趋势还是在,不然也不可能坚持这么多年。"内部收益的评估比市政处理的平均水平要高太多。"黄坚说。

相关新闻阅读:

水务
    无相关信息
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订购流程联系我们常见问题典型客户人才招聘手机访问RSS订阅 京ICP备11020891号-10 公安部备案:110105007362